關於部落格
  • 4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我們才緩緩地走向回歸的路


每天黃昏,我伴妻到野外去散步,幾乎成了不成文的規定,除了加班和外出,無論風霜雪雨,散步成了我生活不可缺少的一部分。說來慚愧,人過四旬,正值盛年,自己的身體已經開始有些透支了,落下了一些不應該有的職業病:頸椎病,關節炎,偏頭痛,腸胃炎……病雖小,但都是很折磨人的傷痛,妻呢!那更不消說,僅去年一年,就連住了三次院,直到今天,還天天藥不斷,病未清。

我想喚起青春,我想延續生命,我想追回一個康健的身體,我想獲得一個愉悅的心境,最好的方式,便是散步。

秋日的黃昏,我總是早早地下了班,回家洗米做飯做菜,等把飯菜端上桌時,妻也到了下班的時間,只聽門吱吱一響,妻把頭探了進來,第一句話就是:“飯做好了嗎?快吃了散步去!”我指著飯桌說:“你說好沒好,我都吃了呢,還等你呀!”

妻一笑,連忙洗手上桌,三下兩下就把飯扒進了肚裡。

太陽快落山了,我倆吃完了飯,帶上水壺,便開始散步了。

沿著山間小路,依著緩緩的山坡,慢慢地往上爬。路是羊腸小路,倆邊都長滿了野草。走上一陣子,就要停息一會兒,。我回望山下的小鎮,那小小的山鎮就像搖籃裡的嬰兒,靜靜地躺在山谷之中,好像漸入夢鄉,四周都是高山,山上長滿了密密麻麻的樹。黃昏的景色很美,日落西山,晚霞片片,炊煙繚繞,如夢似幻。山顯得肅穆而又莊嚴,山下的小鎮和四周的村落顯得寧靜而又舒坦。有時還會看到霧景,霧繞山間,似明似暗,朦朦朧朧,不知所然。但在秋日,雖處黃昏,是明多暗少,儘管有些朦朧,景還是看得分明,路還是望得清楚。

不時路過一些小山灣,不時遇見一些似熟非熟的鄉親,打一聲招呼,問一聲好,這是常有的事。種田人辛苦,秋後的黃昏,他們似乎還有許多忙不完的事,雖說稻穀收進了倉,花生也打出了油,高粱和玉米都下了杆,但農活還遠遠沒有結束。一路上,常常會看見趕著牛,馱著犁耙晚歸的農人;常常會遇見從那彎彎的山路上走下來的山民,他們或是砍柴回來,或是打完板栗回來,或是挑著滿擔的柿子、油茶籽、桐油籽、野山果歸來,衣服大都很破舊,臉上常常黑汗水流,但總是顯得精神飽滿,意氣旺盛。農民相對于我,缺少的就是閒適;我相對于農民,缺少的就是健康的體魄。農民的忙碌,是為了生存而奔波;我的散步,是為了健康而追趕。

秋色黃昏,其實很美,每每見到鄉村晚歸的情形,我除了激動之外,還有羡慕。那種日出而作、日落而歸的自由自在的田園生活,在我認為:比起我工作的諸多條條框框,他們顯得自由多了。長期的職場困頓,我有些筋疲力盡,體力不支,又得不到應有的釋放,唯有散步,唯有沉入大自然的懷抱之中,那憂鬱的心境才稍微有些緩解。

那些為生存而忙碌的農民兄弟,他們是無法理解我內心深處的苦痛,他們對我的散步同樣也有一種羡慕之情,只不過這種羡慕滲合進了一些嫉妒的成份。

秋日的黃昏,走在山間小路上,拋去憂煩,盡情地突入其中,直到星星在夜幕中出現,直到月兒在雲層裡露臉,我們才緩緩地走向回歸的路。所以今世註定孤獨
做著屬於自己的主角
孤守在蕭念暮雨的江南
帶著他那不甘的執著
相守到老的愛人
只是依然懷念它的味道
人生在世,都各自為安
希望你能理解——相見不如懷念!
亂中有序,亂中有心
奏響我一生的歡樂樂章!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