秋水醉伊人

關於部落格
  • 4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也逃不過人世間的情仇愛恨


  因為思念,我又來到荷塘。這是你我的荷塘。
  
  淡淡的月色,輕柔的風。荷塘籠罩著霧氣,看不見田田的葉子,瞧不見含苞的荷花。一片朦朧,猶如我的心境、獨抱琵琶的你。
  
  周圍的葡萄樹,已經掛滿了青青的果子。似碧玉,如翡翠,摘一顆含在嘴裡,酸酸的,澀澀的。狐狸曾說是酸的,那是因為它沒有能夠得著。而我現在夠著了,卻和那沒有夠著的狐狸有著同樣的感受。
  
  荷塘裡的小舟仍停留在蔥郁的荷葉裡。不仔細看,你是看不見的。因為此時的荷葉已經是瘋長過人頭了。
  
  踏上小舟,船槳輕搖,水面泛起波紋。我重溫著你的一切——
  
  荷葉搖弋疏影,荷花頻頻點頭。你的溫馨也隨之而來。正像這柔風將荷香送入我的心扉,給我愉悅和柔美。
  
  你說你想做一個荷花,是含苞的那種,而不是怒放的樣子。含苞意味著永遠的將自己的心思裹夾在沉睡的夢裡。而怒放則總會有孕育的苦楚,最終紅藕香殘,隨水飄零。你告誡我讓我也不要做這田田的葉子,雖給你一時的遮風擋雨,但仍逃不過季節的輪換,到頭來也只是殘荷聽雨,淒淒慘慘。
  
  花間一壺酒,你我皆醉了。你躺在我的懷裡,拿著粉紅的打著朵兒的荷花,放在鼻子上嗅著那迷人的清香。你的臉紅紅的,就像你手裡的這支荷花。
  
  一片烏雲遮住了月色,隨之便細雨綿綿。我趕緊摘兩片碩大荷葉戴在你我的頭上。
  
  我說回去吧。你說不,我喜歡這兒的夜色,這兒的月色,這兒的細雨,這兒溫暖的荷塘。望著我頭頂的荷葉,你又說你想起《紅樓夢》中黛玉奚落寶玉披蓑,笑他為漁翁一個。我笑著說,寶玉不是也回敬她一句說黛玉是漁婆麼?然後,你輕輕歎一聲:可惜寶黛沒有變成相廝相守的漁翁漁婆。我說這或許是寶玉“情不情”要付出的代價,也是黛玉“情情”的不幸。低眉輕吻你的秀髮,嗅著你的芬芳。我說此刻的我可不是孤舟蓑笠,而是擁豔眠月,感受著你的似水柔情。微醉的你坐起來,撫摸著潺潺的流水,輕聲地問道,你我如何?我說當然是相廝相守,鍾愛一生。執子之手,與之偕老。你幸福地點頭。那一刻,仿佛這滿塘的景色都變得如你一般的溫柔迷人。就連那輕揚的細雨,飄落到嘴裡都感到甜如甘露,回味無窮。再次陶醉在這柔柔的細雨斜風裡,久久不忍離去……
  
  然而,蜂擁的塵世,無盡的誘惑,償還不夠的牽掛,讓你的心支離破碎,最終,你選擇了逃避,選擇了“揮揮手,不帶走一片雲彩”。留下我枉自嗟,空牽掛,心事終虛化。
  
  荷塘楊柳在輕風細雨中搖曳婆娑,正恰是“風吹仙袂飄搖舉,猶似霓裳羽衣舞。”荷塘泛舟,不見你的倩影,不能共用這飄逸的景色。
  
  想不到你當初的告誡竟成了我們愛的讖語,終使一段纏綿成愛殤。
  
  往事如風,一抹清愁,獨守荷塘,心旌搖曳。舉目望月月朦朧,只有楊柳枝頭的蟬蟲不厭其煩地鳴叫。時斷時續,聒噪難聽。
  
  那些仍然酸澀的葡萄在等待一個成熟的季節。
  
  “抽刀斷水水更流,舉杯消愁愁更愁。人生在世不稱意,明朝散發弄扁舟。”看來你這號稱“詩仙”的傢伙也逃不過人世間的情仇愛恨啊。幸福其實就是一碗白開水
香嵐裡宿睡
住宅地にある
因為痛和憂傷隨時會侵襲
朝著自己嚮往的生活目標
缺少了一雙發現美的眼睛罷了
江戸っ子の気質には
撫摸舊時光,以慰舊時人
女人的確因為可愛而美麗
人生就像一首歌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