秋水醉伊人

關於部落格
  • 4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交往無關愛情

我抬頭,恰好他低頭,目光相撞的一刹,我驚呆了,那是一張俊朗的臉:兩道劍眉像用炭筆劃上去的,很立體的,猶如兩叢茂密的小樹林。眼睛黑亮,就像玻璃般透明,雙眼皮,太讓人羡慕了,我是單眼皮啊!和我一樣是高高的鼻樑。唇角的輪廓線分明,頭髮竟然有些微卷,但絕對是天生的捲曲。見我看他,他唇角上揚,微微一笑,我慌亂地躲避他的目光,心卻砰砰亂跳開了:不是吧?怎麼會有一種異樣的感覺?我一向是只知道學習的,是那種不開竅的有點自卑的女生啊!會是一見鍾情?呸呸,不害臊,我不著邊際地胡思亂想起來……

也許是這麼緊挨著站太無聊,他突然開口跟我說話:“放假了?”“嗯!”“我回湖南,你去哪里?”“我,去廣州!”“探親吧!”“呵呵!”就這麼打開了話匣子。談話中得知他是武漢華中理工學院的,再過幾個月就畢業了。學理的男孩子我最佩服,話題自然轉到學業上,轉到文學上……

真不敢相信他是學理科的,竟然懂那麼多文學知識,幸而在文學方面我還不算弱,他驚歎我的語言表達能力和知識面的寬廣。夜已經很深了,列車上的人東倒西歪,站著的人不知何時都蹲坐到了地上,我和他還是面對面站著,他輕輕問:“困嗎?”我點點頭,又搖搖頭,他笑了:“傻丫頭,知道你也快撐不住了。”傻丫頭,多麼熟悉又遙遠的稱呼,父親在世時也這麼叫過我,可他已經不在人世……一滴眼淚順著眼角滑落,他驚訝了:“怎麼了?”“沒有,進灰塵了……”“哈哈,傻丫頭,說謊都不會,這車裏有灰塵?”我一下子臉紅了,幸好車裏的燈光微弱,他應該沒看到我的窘迫。

正在這時,列車停了,岳陽站到了。旁邊座位上的一個人起身,對我說:“我到站了,你坐我的位置吧!”我欣喜若狂,千恩萬謝坐下來才知道坐著是件幸福的事,我往裏面擠了擠,騰出十來公分的距離,示意他坐下來,他說不累,自己到長沙就下車了,“怎麼不累!快坐!”我都奇怪自己的語氣怎麼像下命令,他愣了一下,大約是怕我生氣,就挨著我坐下來。

這時夜已深,整個車廂裏已經聽得到打呼嚕聲了,他說:“你困了,我把肩膀借給你用,睡一會兒。”說實話真的很困,他的目光是真誠的,就不推辭了——“謝謝你!”依著他的左肩,應該說是心臟跳動的地方,我似乎感覺到那是養父在我雨天割傷了腳抱我回家時的心跳聲,聽著聽著就睡著了……

“丫頭,我到站了!”耳邊輕輕的聲音,我從睡夢裏睜開眼,哎呀,竟在他的肩頭睡了幾個小時,而他應該是沒睡,眼睛裏有血絲,我很歉疚:“真對不起,睡得太貪了。”“我有個妹妹,跟你差不多。一個人出門,多留意點兒。後會有期!”臨下車,他問了我學校的地址。看著他的背影消失在月臺,心裏竟有些不舍。

旅途因為有了陌生人的關心,竟也如此美妙。在廣州黃埔軍校及周圍景點玩了幾天,就回來了。新學期開學不久,收到了一封信,一看落款,知道是他,他竟有著這麼美好的名字——蘇月明。我也欣喜地回了信……信中互相鼓勵,訴說喜怒哀樂,他對我的鼓勵成了那段灰色日子裏最亮麗的光彩,我幾乎漸漸走出了陰影,變得開朗起來,只有我清楚,是他改變了我。時間久了,對他竟生出一些依賴,他成了我生命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。雖是情竇初開的年紀,卻始終保持一種默契:交往無關愛情!わたしは
営業のひとって
生まれつきの
素晴らしい文化がある
映画を楽しめて
むかついた
人生って、深い
実にもったいない
その作品が
踊らされるの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